公司banner
上海代生小孩多少钱
安阳一15岁女生自残 家属:老师说话太难听 校长
文章来源:http://zghlpv.com  发布日期:2020-03-30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高志强 牛静芳 苑中华阅读提示近日,记者接到家属投诉称,安阳市示范区飞翔高中一15岁女生小红(化名),因不堪数学老师痛批当堂自残,班主任非但没有及时送医,反而对她高声辱骂,造成孩子心理严重受伤,躲在家中不想上学。

事实是否真如所说,记者随后展开调查……

家属投诉:老师说话太难听了,要不孩子也不能这样“她们说话太难听了,要不孩子也不能这样!”12月23日下午,记者接到小红爸爸的投诉电话,随后小红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的经过。

据小红讲,12月17日上早自习的时候,她以为加班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却没完成另一项自以为不用完成的作业,受到数学老师刘老师的当众批评后,她一时冲动,用刀将自己左手腕部割伤。

据介绍,正在班内巡查的班主任任老师听到吵闹后走进来,将小红叫到了走廊上。

“她在走廊上就骂我‘割自己不疼是吧?’‘往死里割呀’‘想死怎么不从这里(四楼)跳下去?’‘你就是个祸害!’等。

”小红说,期间她的手还在一直流血。

直到早自习结束,她才被班主任带去校医处包扎。

“当时校医就说很严重,需要立即去医院。

”小红告诉记者,从校医务室出来,班主任任老师并没有将其立即送医,而是送到了心理老师处。

在当天上午第二节课时,其姑姑赶到了学校,老师仍没有让其离开,而是等到下课时才让她们回去,当时距其割伤已经过去了2个多小时,其已经出现严重的头晕现象。

小红跟姑姑出了学校,就立即赶往医院。

据小红爸爸介绍,到医院后医生说很严重,伤口长度35mm,深度5mm,静脉血管断裂,被缝了8针。

小红说,事发第三天,班主任老师和数学老师曾到家中“探望”,不仅否认对她进行过辱骂,还说当时并没有看见她手腕部位受伤。

小红的父亲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目前孩子的手腕部位能稍微活动一点,但是“到现在还是很疼”,“这件事给孩子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这段时间她一直躲在家里,很难再回到这个学校了!但作为家长,我们想要学校给我们一个说法!”

小红所说的内容,得到其同班同学的证实,“当时(任老师)吵人的声音很大,整栋楼都听得见!”此外,在记者介入采访之前,另有一名小红的同班同学,通过微信告知亲友小红割腕及后来被老师辱骂和校方未及时送医的事情。

这位同学在微信里称,小红当时“流了很多血”,“老师就在那里瞧着、骂她,还说你要死就赶紧死!”

校长回复:这些话,百分之一万不可能!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小红在课堂上做出自残举动?班主任任老师到底有没有说那些激烈的言辞?事发后又为何没有将孩子及时送医呢?12月24日下午,记者就此向安阳市示范区高级中学校长宋志红当面求证。

宋志红称,小红在课堂上自残与老师没有关系,因为事发之后学校第一时间做了调查取证,还和班里学生进行了座谈,同时查看了监控录像,并未发现异常。

“监控看不出来当时说了什么,但(数学老师)着急不着急、愤怒不愤怒,可以从肢体上看得到!”宋志红说。

对小红所说自残后曾遭受班主任老师辱骂一事,校方又该如何解释呢?“这些话,百分之一万不可能!”宋志红称,任老师赶到教室,只看到撕书,没看见自残,之所以将小红叫到走廊,是因为当时她哭的比较厉害,怕影响到他人,“任老师让她做深呼吸,希望她平复下情绪,这才发现她手上流血了!”宋志红说,任老师发现小红受伤之后,很快就将她带到校医那里包扎,宋否认校医曾向任老师说过“伤口严重,需要送医院治疗”的话,所以任老师才等到上完上午第二节课之后,才让闻讯后赶来的小红的姑姑将她带走。

当记者提出想通过电话向班主任任老师求证此事时,宋志红当场予以婉拒,称“我个人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吧!”还说,“如果这样的话,班主任会伤心死的,(她)在孩子身上倾注的心血,超出你们的想象!”

视频显示:被班主任“约谈”的6分钟内,女生哭声比较大双方各执一词,到底谁对谁错?12月2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宋志红曾表示愿意提供视频证据及调查报告。

12月26日,宋志红又推诿,称“牵涉学生隐私”,需征得家长和学生本人同意。

后经多渠道协调,记者12月28日终于看到校方提供的监控视频及相关证据资料。

其中一段监控视频显示,12月17日7时07分,数学老师刘老师曾与小红有短暂交流,7时16分许刘再次走到小红身边,二人交流长达数分钟之久,期间未发现有明显冲突迹象;与此同时,班主任任老师在班内另一走道接打电话。

7时21分许,一个明显的“葛优躺”之后,小红先用涂改液后用美工刀,连续在其左手手背上划了两次,还当即向刘老师展示了伤口,并撕掉一页数学书;任老师此时手握电话出现在画面中,让小红走出教室,任、刘二人紧随其后。

另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小红走出教室,背对教室埋头趴在窗台上;任老师紧跟其后,似乎说着什么;稍后小红埋头蹲在窗下,任老师站在一侧继续说,期间似与刘老师有交流;随后小红进教室后返回,7时28分许三人离开监控画面。

由于监控设备距事发地较远,无法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更无从得知当时二人说了什么话。

但据期间本班及隔壁班学生经过时有明显的转头和注目动作推测,及距离最远隔壁班班主任左老师的证词,师生“交流”时,小红的哭声比较大。

安阳市示范区飞翔高中学生处主任李柏臣提供了班内学生的证词,说事发时数学老师让小红做课本上的题,并非家属所说用“世界上最难的题”难为孩子;小红在自残后大哭,有学生听到她向数学老师说,“可是我已经尽力了啊!”李柏臣称,任老师眼睛高度近视,当时却未戴近视眼镜,加上事发时正拨打电话,只看到撕书,未见其自残,交流中发现其手部流血,便带其到办公室简单消毒,7时50分许校医上班后又带其去医务室包扎。

因接下来有课,其姑姑1小时后才能赶到,为防止其再出意外,8时05分交心理老师做了40分钟的心理辅导,9时20分许让其姑姑接走。

至于小红割手腕自残的原因,心理老师提交的情况说明中称,做心理疏导的过程中,小红说她当时因其他事情心情本来很糟糕,加上当时数学老师向其追要作业,最终导致情绪爆发。

记者在校方提交的证据中,并未发现有班主任任老师辱骂小红的资料;李柏臣称任老师曾向校方承认,当时因为着急将小红的数学书扔了出去,并说“要撕你就都撕了”,李认为可能是学生听差了,听成“要死你就死”这样的话。

李柏臣向记者提供了任老师与小红的微信截图,显示二人事后一直未断交流,且言语中未见有冲突迹象;12月19日下午,任老师与刘老师到小红家家访后,当晚9时许,其给小红发了这样一条信息,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也问了很多人,我到底是不是言辞有失风度,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说我让你去死了,当时我看见你撕书我很气,我把你的书扔出去,我说你爱撕就把整本都撕了吧,我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老师对不起你的一点是,没在第一时间关注到你的伤口,我也是真的没有看见,这是我的一个极大的失误。

微信截图到此戛然而止,记者并未看到小红的回复信息。

责编:罗甜。

标签:

Copyright © 2004-2025 上海缘爱助孕公司 网站地图